欢迎您光临易发表网!
网站LOGO

运筹帷幄除危机 煞费苦心送福祉 《聊斋志异》中狐女小翠的报恩行

时间:2014-09-19 17:41来源:《河南农业》 作者:陈会丽点击:

摘要:我国自古以来就有结草衔环的报恩美德,蒲松龄《聊斋志异》中也演绎有许多花精树妖感人的报恩故事,尤其是狐女小翠殚精竭虑为恩人铲除政敌,让恩人一家永保安宁;治愈恩人之子的痴傻病,让恩人老有所依;化作恩人之子的妻子模样,煞费苦心送福祉,以让恩人家庭美满,子孙绵延。最为感人的是狐女小翠所报的恩并非她自己所欠,而是为了替母亲了却心愿。更令读者掩卷深思的,则是小翠光辉形象映衬下“恩人”本人的官僚世侩嘴脸。

关键词:蒲松龄;聊斋志异;结草衔环;狐女小翠

清代杰出文学家蒲松龄出身于逐渐破落的书香世家,自幼好学,19岁参加童子试,以县、府、道均为第一而闻名乡里,但后来参加省试,却屡试不第,直至71岁才成为贡生。为生活所迫,他多年来依靠做幕宾、塾师赚取衣食用度。蒲松龄一生对八股取士科举制度的腐朽性体会更深,对贪官污吏的贪婪狠毒、对下层百姓艰难困苦了解得更为深刻。蒲松龄创作的短篇文言小说集《聊斋志异》以流畅优美的文字,借助奇异、大胆、丰富的想象,以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描写,赋予花妖狐魅浓厚的现实生活中人类的情感与言行,借助其故事深刻揭露封建吏治的严酷;揭示封建科举八股取士制度的黑暗及对士人的毒害;歌颂青年男女对自由爱情与幸福生活的追求;抨击假恶丑,颂扬真善美。郭沫若先生在蒲松龄故居专门题写对联,赞蒲氏著作“写鬼写妖高人一筹,刺贪刺虐入骨三分”。其中,《小翠》则通过狐女小翠“运筹帷幄除危机,煞费苦心送福祉”的报恩行为,从多方面体现了小翠的善良、多情、隐忍等美德。

自古以来,在我国百姓的心目中,都认为受人滴水之恩,就要以涌泉相报,这也是中华民族历年来所提倡的美德。《聊斋志异》中有不少报恩故事,最为感人的就是狐女小翠。小翠的母亲当年遭遇雷霆之劫,因幼年时王太常无意中的庇护得以生存,为了报答其救命之恩,暗中相助,让其少年时期就考取进士,后来,又让其做了都察院中的御史,掌管对中央官员及地方行政官员的监察、检举之事。但是,王侍御虽然位官权重,却生下一个痴傻儿子王元丰,“绝痴,十六岁不能知牝牡”,“乡里无以为婚”。王侍御夫妇为了儿子的婚事忧愁不已。小翠母女扮作一对贫穷的民间母女,上门自愿结亲,而且不要聘礼。王侍御看到年方二八的小翠美如天仙,欣喜不已。小翠母亲找借口离开后再未归来,小翠也茫然不知母亲何在,王侍御夫妇高兴地为他们二人操办了婚事。此时的王侍御根本不知道小翠正是为了当年自己无意中曾救过她的母亲而专门来报恩的。

美丽、聪慧的小翠在和痴呆丈夫结婚以后,对傻丈夫并不憎恶,虽然她并不像大家闺秀那样淑女,甚至常和痴夫疯癫玩耍,公婆并不为意,对其非常喜欢、爱惜。狐女的报恩,如果是送给恩人一个相对美满的婚姻,也可以说是对得起王家了,但她的报恩行为并不止于此。小翠母女早已了解到王家不仅有个娶不到媳妇的傻儿子,还有一个随时会置自己于死地的政敌。所以,小翠为了让王家得到平安与幸福,开始煞费苦心,循序渐进,实施自己的报恩计划。

一、运筹帷幄为恩人铲除政敌

具有先知能力的狐女小翠早已知晓同巷的王给谏是和王侍御有着多年矛盾的政敌,对方时刻都在寻找机会搬倒王侍御。小翠认识到,要想让王侍御一家彻底解除危机,永远拥有这种富裕而安定的生活,必须铲除这一政敌。由作品后半部分我们了解到,小翠可以很容易治好王元丰的痴傻,但她自进门以后,宁愿天天与傻夫玩耍,也没有立即为他治病,这一切均在她的运筹帷幄之中。

小翠每天都与傻夫、婢女一起疯玩、傻笑,被邻人耻笑为贫家之女缺少教养也不以为意。她和自己的傻丈夫一会儿装扮成西楚霸王、虞姬,玩“霸王别姬”;一会儿扮匈奴人、王昭君,玩“昭君出塞”;后扮作“冢宰”,让两婢女扮作“虞候”,跨马走过王给谏门前,还大声宣告:“我谒侍御王,宁谒给谏王耶!”信以为真的王给谏误认为宰相与王侍御有阴谋,于是“由此益交欢公”。读者此时才明白,小翠前面的两次装扮均是为扮演“宰相”做准备的。她留给婢女、邻居等人的印象,却只是个贪玩、憨颠、缺乏教养的傻媳妇罢了。

后来,王给谏因偶获一封被黜首相给王侍御的私函,想据此要挟王侍御拿出“万金”之时,小翠设谋将傻丈夫王元丰扮作皇上,提前将王侍御官服藏起,让公爹不能出来见王给谏,将穿戴“衮袍”“旒冕”的痴傻丈夫从门内推至了客厅,从而让王给谏顺利脱走衮袍旒冕,欣喜若狂地以此为证据向皇上告状说王侍御父子竟家藏衮袍旒冕,要图谋不轨。皇上验看证据时,王给谏脱下的衮袍旒冕却变成了一堆梁秸心和败布黄袱,被抓来的假天子王元丰更是一副痴呆相。邻里婢女仆人均认为王元丰夫妇平时也就是一对“颠妇痴儿,日事戏笑”,如此而已。大呼小翠为妖女的王给谏因犯下欺君之罪被充军云南边陲,王侍御的政敌之险被彻底解除。

二、治愈王元丰痴傻之疾,让恩人老有所依

转眼间,小翠进门已三年,王侍御虽然政敌已除,但看到自己的痴傻儿子还是郁闷不已。小翠就开始安排自己的第二步报恩计划。她“泻热汤于瓮”,安排王元丰入瓮洗澡。王元丰蒸闷难受,“大呼欲出”。此时的小翠听到丈夫想要出来的呼喊以后,不仅没让丈夫出瓮,而且拿“衾”“蒙之”,于是,不大一会儿,王元丰便“无声”了。小翠等人“启视,已绝”。当婢女惊呼之时,小翠“坦笑不惊,曳置床上,拭体干洁,加复被焉”。当王夫人听说自己的痴傻儿已被小翠“害死”时,便哭着责骂小翠,小翠不以为然,还笑着对王夫人说“如此痴儿,不如勿有”。读者不禁暗想,小翠连王家死敌王给谏都不忍心夺其性命,难道会害死傻丈夫王元丰吗?听到小翠此言的王夫人气得以头撞小翠,众婢女上前拉扯,正在打闹之时,王元丰大汗淋漓,恢复呼吸,睁眼四顾,开言问“我今回忆往昔,都如梦寐,何也?”他的言行从此不再痴傻,王侍御夫妇如获至宝,欢喜异常。由此,我们也明白了小翠笑说的“如此痴儿,不如勿有”之言只是给王夫人开个玩笑罢了。

不再痴傻的王元丰知道是小翠让自己清醒过来,成为一个正常人,对小翠宠爱有加,夫妻二人形影不离,琴瑟相和,万般恩爱。事情至此,已算圆满,小翠还可以和丈夫共度几十年的美好人生。但是小翠知道自己是狐女,不可能为王家生育儿女,看到王侍御因为没有孙子而郁郁寡欢时,便着手实施自己的第三步报恩计划。

三、煞费苦心安排婚姻,让恩人家庭美满,子孙绵延

有预见之明的小翠知道自己与王元丰有五年的婚姻缘分,但是因一件偶然事件使她决定提前结束。一天,小翠失手堕碎一只贵重的玉瓶,王侍御夫妇全然不顾小翠为王家所做的一切,声色俱厉地对其进行责骂。寒心不已的小翠忿怒之余,离家而去。走之前,告诉丈夫王元丰:“我在汝家,所保全者不止一瓶,何遂不少存面目?实与君言:我非人也。以母遭雷霆之劫,深受而翁庇翼;又以我两人有五年夙分,故以我来报曩恩、了夙愿耳。身受唾骂,擢发不足以数,所以不即行者,五年之爱未盈。今何可以暂止乎!”小翠离家而去,王元丰“恸哭欲死,寝食不甘,日就羸瘁”,王侍御夫妇更是后悔莫及,遍寻未果。王元丰思念小翠,让人画出小翠画像,“日夜浇祷其下,几二年”,善良的小翠颇受感动,于是,她设计“邂逅”了王元丰。王元丰不愿离去,当婆母来找他们时,小翠“即趋下迎拜”,但坚决不愿回府。为使王元丰能够另娶新人延续宗嗣,小翠让自己快速老去,毁掉自己的昔日画像,设计让王元丰迎娶新妇,自己却悄然离去,留下一枚玉诀告诉王元丰缘分已尽,决不会再相见。

王元丰新娶的太史之女,相貌言行举止与小翠竟没有半点差异,由此可知小翠自愿嫁入王家之时,便幻化成王元丰未来妻子的相貌与言行,这些都是为了让王元丰能够最大限度地了却相思之苦,也能够让王家人在短时间内接纳新人。小翠为王家人想得极其周到,却让自己从此消失,以成全恩人全家的幸福、美满,这又是一种怎样的人生境界。

四、狐女小翠报恩言行中的人性美分析

狐女小翠的形象有着最引人瞩目就是其非人类的“狐”性特点——没有愁苦,没有悲凄。她天真活泼,无有一丝的忧愁与忧虑。她的母亲将其送入王家后一去不复返,她依然嫣然微笑,毫不悲伤;同傻丈夫嬉戏玩耍也是“殊欢笑,不为嫌”;当王家被王给谏抓到扮作皇上的把柄,认为将遭灭门之灾时,小翠却含笑对怒气冲冲的公婆说:“有新妇在,刀锯斧钺,妇自受之,必不令贻害双亲”;当王夫人看到傻儿被小翠“害死”而哭着责骂小翠时,小翠却笑言“如此痴儿,不如勿有”……这一系列的言行无不表明小翠并不是普通的人间女子,这些性情特点则进一步突出了狐女小翠的“仙气”。小翠每天同痴傻丈夫嬉闹欢笑,并在嬉耍玩笑过程中化解危机,为恩人一家带来福祉。这些笑言笑行不仅表现出小翠的聪慧干练、足智多谋,使仇敌自投罗网,更闪现出小翠这一形象的人性美光辉。

别人对她缺少礼节的憨玩行径冷嘲热讽,她从不放在心上;婆婆对其顽劣行为诟骂指责,她“倚几弄带,不惧,亦不言”;善良的小翠从未憎恶过自己的傻丈夫王元丰,看到婆母要杖打痴傻丈夫时,却为其“屈膝乞宥”,又心疼万分地为他“代扑衣上尘,拭眼泪,摩挲杖痕,饵以枣栗”;面对时刻想置恩人王侍御于死地的政敌王给谏,小翠只让其充军而去,却不忍心剥夺他的性命。善良的狐女小翠为报恩,对公婆的指责忍气吞声,为王元丰婚姻美满而甘心速老归隐,对自己为王家所付出的一切无怨无悔。小翠对王家用心之苦,情意之深,使天地为之动容,鬼神为之哭泣,从中更能够看出小翠重情重义,宁可让自己受尽委屈,也要让恩人一家永享安宁。

与狐女小翠感人的报恩言行相对比,王侍御夫妇二人却为了一只想用来送礼却被小翠失手堕碎的花瓶,对小翠交口呵骂,其官僚世侩的嘴脸在小翠光辉形象的映衬之下,更为猥琐可憎。蒲松龄《聊斋志异》中《小翠》所描述的狐女小翠,美丽而智谋过人,从其言其行其情等各方面均体现出一种感人至深的人性美,她身上所体现出的那份纯洁与善良,那份知恩图报正是人类所追求的感情美的极致。

参考文献:

[1]汤淑红.浅析小说小翠与电视剧小翠的差异[J].现代语文(文学研究),2010(12).

[2]陆燕婷.试论婴宁和小翠的同中之异[J].文学教育,2011(6).

[3]陈婷婷.从《任氏传》和《小翠》窥探“狐文化”[J].家教世界,2013(2).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