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易发表网!
网站LOGO

大学生社交网络成瘾现状、原因及其对策

时间:2015-01-04 08:39来源:《学理论·中旬刊》 作者:刘杰 王冰莹点击:

刘 杰,王冰莹

摘 要:社交网络成瘾是指由于过度使用社交网络,运用社交网络维护人际关系,对社交网络及社交网络关系产生心理依赖,致使影响个体的日常生活、工作及学业。近年来研究表明,社交网络使用存在潜在的成瘾性,这一行为成瘾会对大学生学习、生活产生诸多消极影响。对此提出对策:加强校园网络和学校活动建设,减少不良网络交际;采用“合理情绪疗法”,对大学生进行心理辅导;引导大学生健康网络使用及网络交往。

关键词:社交网络;成瘾;心理健康教育

21世纪是全球信息紧密联系并容易获取资讯的网络时代。网络为现代生活带来了舒适和便利,并成为一种重要的交流工具。随着近年来社交网络的普及,许多大学生使用社交网络与亲属、同学及朋友进行沟通交流以及获取信息,但是,这种存在潜在成瘾性的网络使用行为会对大学生心理健康和人际关系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Young提出五种不同类型的网络成瘾,其中的网络关系成瘾,即过于卷入在线人际关系[1]。国内对社交网络成瘾常用的定义是钱铭怡等在《大学生网络关系依赖倾向量表(IRDI)的初步编制》中界定的定义,社交网络成瘾也称网络关系依赖(Internet Relationship Dependence,IRD)是指过度使用聊天室、网络论坛等网络的交际功能,沉迷于在网上建立、发展和维持亲密关系,而忽略了现实中的人际关系的发展和维持,导致个体心理、社会功能的损害[2]。

一、大学生网络关系成瘾现状

1.研究对象

本次研究对象选取哈尔滨工业大学、东北林业大学及黑龙江大学的大一至研二的学生。共发放问卷450份,回收有效问卷410份,有效率为91.1%。其中男生225人,占54.9%。女生185人,占45.1%。理工科352人,占85.9%,文科58人,占14.1%。大一70人,占17.1%,大二102人,占24.9%,大三67人,占16.3%,大四144人,占35.1%,研一27人,占6.6%。

2.研究工具

大学生网络关系依赖倾向量表(IRDI):该量表由钱铭怡等编制,共27道题目,采用李克特五点评分制,“1”表示“完全不符合”,“5”表示“完全符合”。分为3个维度:依赖行为、交流获益及关系卷入。问卷总分越高,社交网络成瘾程度越深。参考统计学要求及问卷常模,将得分低于平均数1.5个标准差的被试划分为社交网络成瘾低分组,将得分高于平均数1.5个标准差的被试划分为社交网络成瘾高分组。内部一致性信度为0.9256,重测信度为0.78,信效度良好,可应用于大学生群体。

3.数据处理

全部数据使用SPSS20.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4.大学生社交网络成瘾现状分析

数据分析发现,7.8%的被试为高社交网络成瘾者,这与以往研究的结果相一致。高社交网络成瘾者相比于低社交网络成瘾者,与家人、朋友、同学沟通少,现实人际关系满意度以及社会关系质量较差,更容易感到孤独和沮丧的情绪,更渴望通过社交网络获得情感的支持,易被社交网络中的新奇刺激吸引,对自己的亲人、朋友等隐瞒自己对社交网络的依赖程度。

根据问卷分析发现,在“由于上网与人交流影响了我的工作效率”等依赖行为问题上,选择“比较符合”和“非常符合”的比例均在15%以上,由此可见,社交网络使用对大学生的学习以及日常生活的负面影响较为严重。在“在网上与人交流的时候我感到更无所顾忌”等关系卷入问题上,选择“比较符合”和“非常符合”的比例均在30%以上,由此可见,社交网络为大学生人际沟通以及真实表露自己提供了更便利的条件。

大学生社交网络成瘾在年级方面存在极其显著差异。大一学生总分比大二、大三学生高,大一学生刚刚从紧张的高中学习生活中步入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有更多时间浏览社交网站,与朋友、亲属、同学沟通交流,排解对新生活的不适应,并且结识新朋友,扩大交友范围,获取更多信息资源。且大一学生对自我的认识尚不完全成熟,容易对新鲜事物产生好奇、并易受到诱惑,进而成瘾。大四学生总分比大二、大三学生高,大四学生相比这两个年级的学生课业负担较小,就业压力较大,随着网络信息的发达与迅速,更多学生通过网络或社交网络中结识的朋友获得有利的求职资讯,所以更易对社交网络产生依赖。

大学生社交网络成瘾总分在性别方面存在显著差异,男生高于女生。以往研究发现,男生相比女生更愿意通过社交网络结交新朋友,表露自己,他们会更频繁地浏览社交网络的新鲜事或评论,来满足自己的社交及自我表露需要。此外,男生的心理特质较女生更能接受新鲜事物,同一年龄段,男生比女生能更快地适应网络。男生思维较为活跃,自控能力相比于女生较差,所以对网络社交的成瘾程度相对较高。在传统观念下,要求男生要比女生更加坚强,而网络社交的匿名性,能使男生真实地表达自己,更有效地发泄内心的消极情绪,这一点满足了大学生的心理需求,可能使他们更加依赖网络社交,进而成瘾。研究表明,许多成瘾行为,如药物成瘾、网络成瘾,都与感觉寻求(SensationSeeking)有关。感觉寻求是指追求变化、新奇、复杂与强烈的感觉和体验,并甘愿冒身体、社会、法律经济上的风险去寻求这种体验[3]。有关中国被试的研究发现,男性比女性具有更高的感觉寻求倾向[4]。因此,对该差异的解释分析是,社交网络作为一种提供新奇体验的媒介,满足了男生的高感觉寻求需要,使得他们更可能沉迷社交网络,从而引发各种依赖性症状及行为。

二、大学生社交网络成瘾的原因

1.网络社交的自身特点

社交网络的匿名性和即时性便于大学生毫无顾忌地发表自己的观点、看法,同时,便于随时随地与他人沟通联系,分享情感及生活状态。社交网络的信息资源丰富,大学生可以通过自己的关注对象了解不同地区、爱好的人的资讯,同时结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若过度关注网络社交中的人际关系及信息,就易对社交网络产生依赖,影响正常的学习和生活。而且,社交网络一般会开发不同种类的小游戏和应用程序,一些大学生为了在社交网络朋友圈中的游戏排名或者主页装扮的丰富程度及点击率、回复率的提高,频繁关注社交网络。

2.大学生现实生活中所面对的压力

当代大学生面临诸多压力,如:人际关系、环境变化、工作的压力等。大学校园是一个多元化的地方,不同地域、风俗习惯及生活习惯的人聚集在一起,必然会出现人际交往问题,大学生心理发展尚不成熟,自我意识、独立感、自尊心强,情绪波动较大,而社交网络提供了释放压抑情绪的平台。大学生离家外出求学,面对变化的生活环境,远离亲人、密友,会对新环境的不适应产生一定压力。大学生普遍面临就业问题,因感到前途迷茫、寂寞孤独,为了逃避现实的压力,沉迷社交网络。

3.大学生的心理需要

大学生所处的年龄阶段是个体心理发展的关键期,他们渴望得到归属感、他人关注,当在现实中得不到满足时,他们通过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信息、情绪,得到他人的肯定评价或情感支持,心理就会产生满足感,当这种满足感不断通过使用社交网络获得,大学生就会对社交网络成瘾。大学生具有自我实现的需要,社交网络这一平台,有助于大学生重新塑造自我的形象,展现理想中的自己,这种成就感的满足会促使大学生更加依赖社交网络,进而成瘾。

三、引导大学生健康使用社交网络的对策

1.加强校园网络和学校活动建设,减少不良网络交际

学校应加强校园网络建设,使网页信息更贴近大学生需求,及时更新,为大学生学习、就业提供良好的网络平台。可建立符合大学生心理特点的专栏,如辅导员和心理教师可在校园网络中与学生展开讨论,及时对学生存在的问题进行疏导。学校可定期组织“人际交往团体辅导活动”,培养大学生良好的社交能力,通过激发大学生与人交往的主动性,帮助其拓展人际互动链。同时,通过课程或者实践活动,对大学生进行隐性德育教育,使学生在实践中学会理解、接纳他人,锻炼良好人际交往的品格与技巧,从而减少不良网络交际在其交际关系中的比重。

2.采用“合理情绪疗法”,对大学生进行心理辅导

根据Davis的“认知—行为”模型,个体之所以会对社交网络成瘾,是由于个体对网上活动的错误认知和上网行为被反复强化。心理教师可以应用“合理情绪疗法”[5]。首先,在访谈中了解致使个体对社交网络成瘾的不合理认知,如,在现实环境下产生自我怀疑、自我效能感低、经常出现消极的自我评价等;将具体的、孤立的事件加以泛化,认为自己能获得他人喜欢、尊重的唯一场所是网络,而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人会喜欢他、尊重他。在这之后,要让成瘾者了解到自己的成瘾行为是由自己的错误认知导致的,认识到并且面对自己这些错误认知因素,心理老师或治疗师要帮助成瘾者挑战自己的不合理认知,重建正确的认知方式,如,积极的肯定自己以及自己的人际关系。逐步训练自己正确的上网行为。

3.引导大学生健康网络使用及网络交往

科学技术本身是中性的,它的积极或消极影响是使用科学技术的主体选择、控制和结果,我们需要正视并合理利用它。通过各种课程或活动引导大学生正确认识网络交往,既充分利用网络扩大社交圈,又充分认识网络中存在的道德缺失、交往欺骗、垃圾信息等问题,提高学生自我约束、自我保护以及信息判断处理能力,抵制网络不良信息的影响。其次,引导大学生正确处理网络交往和现实交往的关系,网络人际关系并不等同于也无法取代现实生活中所必需的人际关系,应重视现实人际交往,建立健康和谐的良好人际关系。

参考文献:

[1]Young, K. Internet addiction: Evaluation and treatment[J]. Student Brit. Med. J. 1999(7): 351-352.

[2]钱铭怡,章晓云,黄峥,张智丰,聂晶.大学生网络关系依赖倾向量表(IRDI)的初步编制[J].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网络版(预印本),2006-06-30,1(2).

[3]Zuckerman.M, Kuhlman.D.M. Personality and risk-taking: Common biosocial factors[J]. J Pers, 2000,68(6): 999-1029.

[4]张雨青,陈仲庚.感觉寻求量表对我国被试的测定及因素分析[J].心理科学,1990(4):1-6.

[5]郭念锋.心理咨询师(三级)[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2.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