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易发表网!
网站LOGO

生命观教育论域中的辅导员职业化建设

时间:2015-01-04 11:47来源:《学理论·中旬刊》 作者:张孟镇点击:

张孟镇

摘 要:辅导员职业化建设的研究始于2000年前后,至今一直是辅导员队伍建设讨论的热点与焦点问题。但是,无论从何维度研究辅导员队伍的职业化建设,都无法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辅导员的职业倦怠。从生命观教育的论域中梳理出解决职业倦怠的路径是:从生命观教育的内容来看,积极拓展生命的内涵与意义;生命价值的传递是追求幸福的重要途径;树立积极的、建设性的“向死而生”生命观;应追求一种豁达的生命境界。

关键词:辅导员;职业化;职业倦怠;生命观

收稿日期:2014-07-20

基金项目:浙江农林大学人才启动项目“新媒体视野中的三生教育”以及浙江农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课题“生态文明论域中的生命教育”(SZYB2014016)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张孟镇(1989-),男,山东东阿人,助教,硕士研究生,从事思想政治教育(生命教育)研究。

当前,高校辅导员队伍的建设呈现专业化、职业化的趋势,学者们主要从职业技能、专业知识、政治素质、人格特征、辅导员职业的终身性等方面对高校辅导员职业化的内涵进行了界定。但是,辅导员职业化建设中面临着的困境是辅导员职业倦怠的问题。如何消解辅导员的职业倦怠问题成为辅导员队伍职业化建设的首要问题。

一、辅导员职业倦怠的困境

当前对于辅导员职业倦怠的研究,我们多采用的是学者马勒诗(Maslach)的划分方式,他认为职业倦怠是由三个维度构成的一种心理状态,即情绪衰竭(Emotional exhaustion)、去个性化(Deperonal lineation)和个人成就感低落(Dim in ished personal accomplishment)。而高校中,辅导员队伍建设也面临着职业倦怠的困境。

1.工资待遇偏低,上升空间受限

以浙江某高校为例,工作两年以内的辅导员工资水平在2800元-3200元/月之间,与杭州市市属高校基本工资水平还存在一定差距。元代学者许衡也说过:“为学者治生最为先务,苟生理不足,则于为学之道有妨。”[1]待遇偏低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辅导员的工作积极性。同时,辅导员的工作最主要是学生日常事务管理,在与学生的交流、沟通过程中占用了大量业余时间,无暇进行教学和科研,因此在职称评聘、工资待遇等方面与同期的专业教师相比较低,进而导致辅导员在科研立项、评优选先等方面更是处于劣势,这直接影响到辅导员专业化、职业化的建设。此外,辅导员的职业期相对较短,很多辅导员仅将这项工作作为一种过渡性质的临时性工作对待,换岗意愿相对比较强烈,工作几年后往往被分流到高校中其他行政管理部门,与辅导员职业的相关度不高,也是影响辅导员队伍职业化发展的重要因素。

2.面临较高的职业风险

从某种意义上说,高校的安全稳定是高校中最基础的工作。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影响高校安全稳定的突发性危机事件是一种客观存在的校园现象。学校、院(系)领导是安全稳定工作的第一责任人,而辅导员则是最直接责任人。随着高等教育大众化以及新媒体的快速发展,大批1990年左右的独生子女成了高校学生主体,这部分学生普遍存在着心理脆弱、自理能力差、自律意识弱以及易冲动等特点,因情感问题、就业压力问题、贫困问题、心理健康问题等会随时引发校园危机。而高等学校总体上要按师生比不低于1:200的比例设置一线专职辅导员岗位,但是很多辅导员师生比远不止于此。因此,辅导员心理长时间处于紧张的应急状态中,并且在处置突发事件的过程中,辅导员必须要全程参与,往往导致身心的疲惫、心理疾病的产生,从而产生了职业倦怠。

3.辅导员角色定位不清

根据教育部《关于加强高等学校辅导员班主任队伍建设的意见》,辅导员是高等学校从事德育工作,开展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骨干力量,是大学生健康成长的指导者和引路人,具备教师与党政管理干部的双重身份。但是,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中,辅导员长期接受学校各级部门的多头管理,虽顶着“学生健康成长的引路人”的光环,却实为“学生生活中的高级保姆”。与此同时,高校中普遍存在重视教学科研人员的现象,而辅导员的工作主要包括心理辅导、职业生涯规划、党建等工作,普遍处于“样样都懂、样样不精”的尴尬境地,长期扮演着“边缘人”的角色,导致了一种强烈的角色冲突,引发失落感,产生职业倦怠。即使存在着各种形式的教师培训,但是此种指令性的管理模式容易忽视教师的主体性以及在其生命实践中的自然本能与需求,教师长期处于被控制、被管理的境地。因此,“面对上级部门的各种教师发展的培训,有些教师虽然迫于各种压力认可并勉强接受,但敷衍了事。”[2]

辅导员的职业倦怠问题不仅阻碍了自身职业化的发展,同时由于其工作的特殊性还会对开展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产生不良影响。本文将从生命观教育的维度审视辅导员职业化建设,为解决辅导员职业倦怠提供源理论支撑。

二、辅导员职业倦怠的生命维度解读

当前许多高校都通过各种方式来开展生命观的教育,但基本上是在学生层面上展开的。让学生学会呵护生命、提高生命的质量、实现生命价值。但是,在解决辅导员职业倦怠的问题方面,生命观教育在辅导员队伍建设方面并未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从生命观教育论域中审视辅导员的职业化建设,将有效地辨析辅导员职业倦怠的症结所在。

1.用物质财富来衡量生命的价值

幸福是生命的重要价值旨趣,一些辅导员过分抬高物质财富对于生命的意义,将其与幸福等同来看待。跟其他职业甚至跟同期的专业教师相比辅导员的工资等待遇确实存在相对偏低的现象。与此同时,社会的期望值往往偏高,辅导员在对于生命价值的认同过程中,经常会产生一种矛盾,即个体的自我认同与他人、社会对他的认同之间会产生一种差距甚至背离。因此,心理方面的落差,产生一种生命价值追求的困惑,严重挫伤了辅导员工作的积极性,也极大地影响了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

2.生命过程的无限可能性

生命是一个生、死相继的过程,当生命并未完结时,就存在着无限的发展可能性,面对着各种可能出现的突发性事件辅导员长期处于焦虑状态。从概率学上来讲,高校中发生突发性事件是客观存在的,部分辅导员长期处在应急状态,当身边出现突发事件时,情绪更会因此受到影响,压力骤增。并且辅导员要全程参与突发事件的处理过程,往往造成身心俱疲,同时突发性事件的后续影响具有长期性、持续性等特点。辅导员可以依靠自身以及组织的力量妥善处理突发性事件,但是在应对突发事件的前后,很难保持一种豁达的心境,对于突发事件所带来的不利影响久久不能释怀,导致心理压力堆积,引发职业倦怠。

3.误读“活在当下”的生命观,对生命缺乏明晰的规划

面对着渺茫的上升空间以及并不太清晰的发展方向,“活在当下”这句时髦的话语有时成为辅导员对工作无奈的叹息,只能寄希望于走一步看一步。生命是一个自我意识慢慢获得与展现的过程,一些辅导员面临着角色冲突的难题,对自己的工作范围以及发展路径没有清晰的定位,陷入烦琐的学生日常事务管理当中,以一种消极、麻木、否定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同事和学生,忽视与学生之间的感情沟通,逐渐对辅导员这项职业失去激情与动力,产生了职业倦怠。

三、树立科学生命观升华生命境界

教师是一个生命的存在。这种生命是一个以内在冲动为核心的、自然的、历史的、文化的、经验的、具有时间延续性与空间广延性的整体的存在[3]。从生命观教育视域中审视辅导员职业化建设是一种对“源”问题的探索。只有坚持科学的生命观、不断升华生命的境界,才能更为有效地消解职业倦怠,积极推动辅导员队伍的职业化建设。

首先,从生命观教育的内容来看,积极拓展生命的内涵与意义。生命不仅具有生理性的向度,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对生理生命的超越。人的生理生命只是一个单向发展的过程,“活着”就是生理生命最重要的特点。但是,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4]。社会性的生命才是人生的真正内涵和本质所在,其具体表现为生命与生命之间相互交往的现实过程,而生命所追求的幸福也就存在于生命之间的交互。因此,辅导员应树立科学的生命价值观,注重对生理生命的超越。即使身处繁杂的学生日常事务管理中,也可以在对学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中体会生命的价值,因为这种交流不单单是辅导员个体生命的运行,也是与学生之间的生命交互,在此过程中,生命得以升华。

其次,生命价值的传递是追求幸福的重要途径。生物性的生命传递是由家庭来完成的,文化性的传递大部分是通过学校教育来完成的。辅导员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在教书育人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作为大学生健康成长的指导者和引路人,辅导员在日常学生事务管理过程中与学生有着比较多的交流、沟通,对学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非常大。辅导员自身的价值,往往通过教育过程与教育结果表征。思想政治教育要的需要的是教练型的教师,关键看他是否具有帮助学生、激励学生、引导学生自我转化的能力[5]。因此,辅导员必须树立强烈的责任担当意识,为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奉献自己的青春,努力提升自身的生命价值。

再次,树立积极的、建设性的“向死而生”生命观。这是从生命的另一向度来观照生命,以生之努力换取死之时安心的生命观,通过对死亡的思考,激发我们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不断生成人的生命价值。在调查中发现,辅导员产生职业倦怠的原因除工资待遇偏低之外,对于职业发展的定位以及方向也存在一定的迷茫,从而对自己所从事工作的意义产生怀疑。因此,辅导员要转变“活在当下”的生命观,对自己的职业生涯进行清晰的规划,不断提升自身的专业素质、创新工作理念,以应对新媒体环境下对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不断增多的挑战,并且进一步明确专业化与职业化的发展路径。

最后,应追求一种豁达的生命境界。当前辅导员出现的工作压力过大、心理疾病都是辅导员队伍建设中面临的问题,特别是在遇到突发性事件时,辅导员的心理压力在不断增强。要解决这个矛盾,就必须从有限的个体中超拔出来,以高蹈之姿态去思考生命的终极意义和价值,追求一种对困惑的“觉解”(冯友兰语)。在这一过程中,首先意识到突发性事件是客观存在着的;其次要用心、尽责地处置好突发事件。豁达的心态可以让辅导员冷静思考,有助于突发事件的妥善解决,对于辅导员自身的身心健康也是起着积极的作用。

四、启示

在当前的高校中,如何在辅导员层面上加强生命观的教育,这也成为当前辅导员职业化建设中重要的研究课题。首先,学校相应的管理部门应引起高度重视,明确岗位职责、规范辅导员的评价体系,同时可以通过开设相应的培训班、专题研讨会,提升辅导员队伍的生命意识;其次,辅导员自身也要加强理论方面的学习,特别是在新媒体环境当中,应该坚定树立科学生命观的信念,积极创造生命的意义。

生命教育是一种体验式、实践性的教育,在辅导员层面上加强生命观的教育切忌流于形式,只有引导辅导员开展自我生命教育,用正确的态度对待生命、职业的价值与意义,才能更为有效地解决职业倦怠问题,推动辅导员队伍的职业化发展。

参考文献:

[1]徐超富.大学的多维审思[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2]汪明帅.从“被发展”到自主发展—教师专业发展的现实挑战与可能对策[J].教师教育研究,2011(4).

[3]唐松林,聂英栋.用生命哲学照亮教师:教师是什么[J].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13(3).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欧阳康.生命意识素质教育人生境界[J].中国高教研究,2012(2).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