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易发表网!
网站LOGO

论中国佛教圆融精神在当代处世之道中的价值

时间:2016-01-11 10:01来源:《学理论·中旬刊》2015002期 作者:孙兰欣点击:

摘 要:中国佛教持久不灭的生命力为圆融精神,其中内含丰富的处世哲理价值,在日益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处世的“圆融”显得更加重要。认真研究和利用佛教的圆融精神进行处世,有利于促进个人的成长,成才,成功。

关键词:圆融;价值;处世之道

中国佛教在其形成发展过程中,形成别具特色的圆融思想,对今天的社会发展与人类进步有着重要的意义。圆融精神的基本观点就是以其“圆满融通,无所障碍”,处理着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因此,在当代社会学会圆融处世,圆融待人,对一个人的成功与发展是具有推动力的。本文从对中国佛教圆融精神的基本内涵出发,探讨圆融精神在当代处世中的现实意义,从而揭示在构建和谐世界,和谐社会的今天,圆融精神是生命的精神动力,成功的指路灯。

一、中国佛教的圆融精神及处世之道中的“圆”

最具有和平精神的宗教就是佛教,它是唯一没有通过武力和暴力进行传教活动的,其根源是与佛教的平等、圆融的精神分不开的。圆融其义为圆满融通,没有任何障碍,即各种各样存在的事物皆能保持原有立场,圆融无缺,而又是完整一体。作为方法,指一切事物皆能保持其原有性质,又能交互融通,而无矛盾对立。总的说,佛教所讲圆融的内涵是:世间万物尽管千差万别,但就其本性而言,则是万物之间皆能互通有无。圆融的精神就是把世界当作一个整体来看待,世间的万事万理都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相互贯通的。所以,圆融就是讲和谐,讲协调,讲统一,讲平衡。

“圆”是处世之道。掌握人性乃万“圆”之源,一个人要真正懂得为人处世,要取得生活的快乐,最重要不仅要具备优秀的品质,而且要学会“圆”的处世之道。人生活在社会中就不得不注重人际关系,而“圆”正是人际关系技巧的核心,是与人交往的润滑剂。“圆”不是俗语说的“圆滑”,而是指千变万化,因人因时,因地而异,把握人性,利用人性,正是“圆”的技巧的源泉。美国著名人本主义心理学家马斯洛的基本需要理论指出:人类在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动机,均来源于若干始终不变的,遗传的,本能的需要,即人的基本需要,分为五大类:包括“生理需要(食物、睡眠等),安全需要(生命、财产安全有保障),归属和爱的需要(涉及给予爱和接受爱),尊重的需要(自尊和来自他人的尊重),自我实现的需要(促使潜在能力得以实现的趋势)。”高级需要以低级需要为基础,当某种基本需要得到满足,他会走向更高的层次,会因更高级的需要产生动力,也正是人的不同需要,构成不同的人与人之间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而人际关系的和谐相处的基石就在于“圆”,有“圆”则“融”,一个人的事业,家庭幸福,生活快乐都与人际关系有着密切联系。美国著名人际关系专家戴尔·卡耐基曾这样说:“一个人的成功只有百分之十五是依靠专业技术,而百分之八十五却要依靠人际交往,有效说话等软件科学本领。”这就是“圆融”所起的巨大作用。一个成功的经理、厂长,甚至专业性很强的工程师、律师、医生,他们的成功往往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善于为人处世,会有效说话,推销自己,调解处理矛盾,处世圆融,使得他们在生活工作中充满自信,如鱼得水,不断获取成就。

所以,“人不是一件东西,他是一个置身于不断发展过程中的生命体,在生命的每一个时刻,他都正在成为,却又永远尚未成为他能够成为的那个人。”[1]而“圆融”精神不仅是佛教的重要传统精神,并且成为当今社会中人的发展、人的和谐共处共生所必备的基本之道。

二、圆融精神在当代处世之道的运用及现实表现

佛教是以慈悲为怀的一门宗教,其最大的特色就是慈悲精神,圆融一词就充分展现了其慈悲之意义。“圆融”是中国佛教天台宗,华严宗所常用,并作为印度大乘佛教的中观思想。其中就包含了“融摄一切,不舍万差分别”的圆融精神。这就是中国佛教精神的理论皈依,通过时间推移,长期的流传中实现了其自身的完美展现,使佛教在中国坚牢扎根,不断蓬勃发展,占据中国的主流文化之一席位,与儒家的“和而不同”、道家的“天人合一”共同构成中国文化的一道独特魅力之画,在为人处世中发挥着巨大的效用。为人讲的是正直和真诚,而在处世上如果讲一点圆通,灵活和随机应变,多一点人情味和幽默感。这样人与人之间相处,就比较融洽快乐,难办的事情也很快解决。中国有句俗话叫“三分知识,七分人情”,即一个人的成功,三分靠知识,七分靠这个人的处世能力,可见处世能力对一个人走向成功是何等重要,圆通的处世之道可以让人与人之间更和谐,更和睦,生活更精彩,更快乐。因此,将佛教的圆融精神的精华运用于为人处世中,对人格培育及人的全面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一)圆融的核心:随顺精神

随顺是佛教常用语,原为佛菩萨教化众生的随宜之法,意指随从他人之意而不违逆。中国佛教发展史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佛教在中国“随顺”精神的圆融史,并流溢出一种“心包太虚,量周沙界”的博大宽宏气势。这种精神潜入中国人的意识中就成为中华民族的一种性格特征,成为东方人的一种处世之道。正如俗话说的“退一步海阔天空”,当我们在保持自身的原则的同时,“随顺”未尝不是一种调节人际关系的良方。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对手强,所以当我们“随顺”的退一步,问题和困难也就迎刃而解。这就是处世的修养,其实也就是一种为人的艺术,用来改善你我他之间的关系,增进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和平共处的情感,也因此激发出无穷无尽的创造动力。这既是佛教长久不衰的原因所在,同时也是其社会存在的意义所在。

(二)圆融的内容:义利观

中国佛教义利观蕴含着非常丰富的内容,一是指教导人们如何选择“正业”,以正当的方法取得,与儒家“仁、义、礼、智、信”的倡导相似。一句话,就是节制有当。二是“佛教对人的终极关怀是觉悟宇宙人生的真谛,是获得超越生死的永恒涅槃。”这个终极目标要依凭出世间“无我”的大愿、大悲、大行,以长远心、持久心,不顾身心疲累的勇猛精进,修习菩萨的“六度四摄”才能最终圆成。这种永恒的终极之利与菩萨的“六度四摄”万行的崇高之义的圆融,是策使人们不懈努力的进步向上的动力源泉。在处世中,要正确态度对待义与利。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首先是一种合作的关系,然后才是竞争的关系。人与人合作得好,能够实现双赢,社会就发展得快,每个人从发展中所得到的利益也就越多。如果人与人之间只有对立,欺诈,你争我夺,社会就会变得无序而混乱。反之,社会发展受限,这就使得每个人的利益受到损失。所以,人与人之间更多的应先有义而后有利,利用佛教的平等公正、公平的精神,自省自律的精神、关爱与善待他人的精神、讲求和睦的精神处理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交往,这对于促进社会发展是非常必要的。

(三)圆融的意义:世出世间的实践精神

中国佛教圆融精神的另一层意义在于:勤于实践、踏实实践,以主体的主动精神去积极探索,去践行圆融处世之道,这对协调人的内心世界,实现人的内心淡定是相当重要的。佛教以其坚定不移的信、愿、行为其基本精神,以戒律约束进行规范自己的行为意志,并通过超然脱俗、不为世俗烦恼所牵绊的处世方法来取得内心的平静与平衡,这对于促进人们在圆融的处世上更好地达到自身内心与外在世界的和谐统一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佛教延续至今的常用名言是:“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若能依此勤奋修行,悟空性之理,大彻大悟,就会自然生发“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收获一种超越世俗悲欢离合的一种宏大悲愿。这种“无我”之利益的精神将有利于一个人形成积极乐观向上的态度,产生无尽的奉献精神,进而在实践劳动中实现自我人生价值。这是以慈悲之心待人,以“无我”品格处世之意义所在,可见,人与人之间因“圆融”而互助团结,因理解而共同进退,则可以在大千世界中实现世出世间的自我人生价值。因此,世出世间法就是人本心所有和所流露,故人亦应以不二之心行之一心一意,认真行“出世间法”而不能弃“世间法”,刻苦行“世间法”而做到为“出世间法”,如此圆融的实践才能实现人自身应有的价值。

三、激烈社会竞争中的为人处世呼唤圆融精神

圆融精神与当今提倡的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相呼应,全人类都在为构建一个和平、发展、生态为主的新纪元而努力。佛法的圆融精神在处理当今和未来,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类心灵等各种矛盾冲突显得尤为重要。处世以“圆”为基础,这将对一个人的成长以无穷助力,是其成功所必不可缺的。处世是一门深奥而有趣的学问,但佛学的圆融能够教导人们从整体观和因缘观着眼看待一切,认识到这个世界本来和谐圆满稳定。现实产生的一切矛盾冲突,无不由人为而致,不能慈爱他人,宽容他人,不能外圆内方的处世而造成的。当今正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时期,也正是民族重塑处世精神的关键时刻。从本质上说,以“趋利”竞争为主的市场经济,其目标与运行所遵循的原则就是价值获利。所以,从人性的全面发展上说,这就容易引起导向偏差,在为人处世上更易产生尖锐矛盾。而要有效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确立一套以传统文化精粹为底蕴的圆融精神。中国佛教圆融精神,就是一种具有深邃的思想的优秀文化,内含人本主义的合理因素,不看外在物质的“偏见”,潜心于本然的自由王国——一种终极的内在平等与自由的境界,同时又关注现实社会和世俗人生,以处世的人为本,在处世中有理有据,对任何物质利益不弃不染,并在大千世界的宇宙宏观环境中思考着人的生存与解脱。因此,中国佛教的圆融整体观对当前人们的发展是非常必要的。其有益于人们建立现代社会发展模式下的人与人的和谐关系。从哲学高度来说,就是一种可持续发展战略,帮助人们克服相互之间的掠夺性、欺诈性、自私性,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从而真正体现出当今社会的“以人为本”的理念及人与人的和谐共生共发展。

生命就像一种回声,你送出什么它就送回什么,你播种什么就收获什么,你给予什么,就得到什么。你想要别人是你的朋友,首先你得是别人的朋友。心要靠心来交换,感情只有用感情来博取。圆融的佛教精神有助于人性的完善,通过人性全面发展的角度去把握人生与人际关系,扭转人们极端功利化的经济思维模式,以及以“经济人”身份参与社会交往而带来的狭隘;有助于化解由于过分追求物质利益和现实享受而引发的伦理道德丧失、行为不轨,以及各类犯罪。同时也提供给人一个选择,帮助化解由于激烈竞争而带来的心灵孤独、烦躁与紧张,缓和人际关系的危机,启发人们回归心性寻找心灵的安顿。而佛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为人处世的最佳之路:圆融处世,从心开始。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113.

[2]观老庄影响论[A].憨山老人梦游全集:第45卷.福建莆田广化寺影印(第3卷):8.

[3]莲池大师全集[M].福建莆田广化寺影印(第34卷):391.

[4]陈兵.中国佛教的圆融精神及其当代意义[J].中华文化论坛,2004(3).

[5]严耀中.佛教形态的演变与中国社会[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30(2).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