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易发表网!
网站LOGO

宋代书院对我国现今高等教育的启示

时间:2016-01-11 10:02来源:《学理论·中旬刊》2015002期 作者:潘明明点击:

摘 要:书院是我国古代一种重要的组织结构,书院教育是我国古代重要的教育模式,尤其是宋代统治者对书院采取的支持和扶植政策使得书院获得了空前的繁荣和发展,书院不仅为学者和学子们提供了丰富的物质基础,也为学术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平台。宋代书院的会讲和讲会制度、升堂讲说的教学模式、门户开放的政策、和谐的师生关系以及义利观等具有人文关怀的思想,对于我们建设现代化的高等教育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书院;高等教育;“升堂讲说”;会讲;讲会

“书院产生于唐代,它源出于私人治学的书斋与官府整理典籍的衙门,即书院有官府和民间两大源头。”[1]唐代书院最开始并没有教育功能类似于官方或皇家图书馆,到了唐末才渐渐开始具有教育功能。可见书院的建立是以唐朝为嚆矢,起初规模并不是很大。那时的书院正处于萌芽时期,书院主要的功能是朝廷修书和藏书之地而非讲学之所。到了宋代书院不仅是图书馆还是出版社同时又是高等教育机构。由于北宋时期战乱的局面得到了控制,国家内部相对稳定,当时统治者采取了中央集权的手段,造成了当时政府对政治、军事和财政等方面过于重视,忽视了教育的发展,因而也导致官学得不到重视。又加之宋朝一贯采取的“兴文教,抑武事”的政治策略,所以私学的蓬勃发展就显得顺其自然了,这也为书院的建立和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宋朝执政者在尊重孔子崇尚儒学的同时也大力提倡佛教和道教。佛教道教的发展也让儒教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佛家以寺庙为媒介来宣传自己的思想,道家以道观为媒介来宣传自己的思想,那么儒家也需要建立一个宣传自己思想的平台。书院正好为这些有抱负的儒生们提供了宣传思想的契机,并且学生可通过书院这一教育机构入仕为官。这就是书院得以发展的内部环境。由于官学得不到重视,儒生们又为了加强自己在政治上的影响,书院便成为替代官学的教育机构。

一、会讲和讲会制度

“‘会讲’系学术聚会、学术讨论或会同讲学等活动,而‘讲会’乃学术组织、学术团体,故有‘联讲会’说。”[2]111宋代书院的教师聘任大多选用名儒大师,这些人都是在当时有学问、有见地的知名学者,就直接保证了教师的教学质量。同时这些大师利用他们的“名人效应”能够吸引那些为了求知而不远万里前来求学的学子。书院建立了良性的竞争机制,由于书院是私人办学,书院为了生存也为了吸引学生前来求学和扩大书院的影响力这就使得书院的老师不得不在学术上有所创新,突破原有的学术观点。

二、“升堂讲说”的教学方式

书院采用的是一种不同于班级授课制与个别教学形式即“升堂讲说”。这种教学形式是除个别教学之外的另一种相对普遍且十分重要的教学形式。“陆游《南唐书》所载:‘生徒各执疑难,问辩蜂起,弼应声解说’,其所指固然有学徒出题,问难的因素。然而,朱弼却是在‘生徒环立’的情况下‘应声解说’。可见,在这儿教师面对的是一定数量的学生,进行同一内容的说教和答疑。”[2]86这种方法更加自由和灵活。贯彻了因材施教的原则。这也间接地说明这种授课方式虽不是班级授课制,但也绝非是个别教学,“升堂讲说”是吸收了这二者的优点的授课方式。这样的授课方式与我们现在的研究生授课方式很像,这种“升堂讲说”的教学方式也更为民主。毫无疑问,书院教师采用这种教学方式保证了课堂的活跃气氛,学生可以在这种课堂压力相对较小的环境下自由地听讲,师生之间可以就学术问题畅所欲言,这样的教学方法既培养了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又能在教师的启发下更好地将知识融会贯通。现在的高等教育采取的是班级授课制,教学模式比较呆板僵化,教师站在讲台上,学生则坐在座位上,要严格按照课程大纲上的教学计划进行授课,难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学生未经过思考也就很难提出问题,没有问题老师就不能有效地进行讲解。这样单一的枯燥教学模式无疑对老师和学生在课堂上的积极性产生了消极的影响,打击了老师和学生的创造性。长此以往课堂气氛压抑、学生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下降就在所难免了。可见缔造一种轻松民主的课堂氛围对于培育学生的思维能力和创新能力很有必要。

三、采取门户开放政策

由于书院是私人办学,因此采取的是开放的教学方式,这就使得书院难以独自垄断生源,故而教学上实行打破门户之见,实行“门户开放”的办法,学生听讲相当自由。一个书院有了著名学者在讲学,其他书院的师生或其他慕名而来的外地学子,都可以听讲、求教。不仅如此,当地的书院还会提供一些食宿等便利条件,这种充满人文关怀的政策方便了广大学子前来求学,这就打破了学术自守的风气,加强了校内与校外老师和老师之间、学生和学生之间、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交流。老师和学生带着学习的心得回到本书院或本地之后会把这些新来的观点以口耳相传或笔墨记载的形式在当地进行传播,这就无形当中扩大了学术思想的传播速度,此外书院的门生能够自发地学习,他们乐于学习并对学习有浓厚的兴趣,书院的教学方式一般是以学生个人研习为主,注重对学生读书的指点。

四、和谐的师生关系

所谓师生关系就是“教师和学生在教育、教学过程中结成的相互关系,包括彼此所处的地位、作用和相互对待的关系等。”[3]良好的师生关系是学术思想的继承和传播的基础。书院师生关系融洽和谐,他们在道德上以身立教,在学术上严谨治学,书院里的老师不仅学识渊博品德高尚而且还富有爱心,书院的师生以道相交,老师和学生长时间地在一起探讨高深学问,学生耳濡目染不仅继承了老师的衣钵还能继续深入研究老师的学术思想,也可以说学生延续了老师的学术思想。这对学术的继承和发展至关重要。程门立雪的主人公北宋的龟山先生杨时就是二程门人,以传授二程学说而闻名。杨时将程颢、程颐的学术思想传播至南方,成了南宋理学的发端。

“求学于白鹭洲书院的刘辰翁师事江万里十五年,继承了江万里的爱国传统,在南宋灭亡后,隐居山中,不肯出仕,以道相守。行谊正、品德高、学问深的欧阳守道后来接替江万里任山长,继承了江万里的教育传统,培养出了文天祥、刘辰翁、邓光等道德文章并重的优秀学生,其中文天祥以舍生取义,慷慨赴义,成为彪炳史册的民族英雄和爱国主义楷模。”[4]书院的学生不仅继承了老师的学术思想,还能够以老师为榜样,向自己的老师学习并坚守自己的道义,这样的高尚道德很值得我们学习,现如今国家培养的人才出现了大量外流现象,这些人虽然学有所成但是他们不思报效国家回报家乡。虽然每个历史阶段的道德标准都不一样,但是可以说这样的一部分人没有做到像他们老师一样把青春和热血奉献给自己的祖国。因此,学习宋代书院师生关系很有必要,继承和发扬宋代书院师生关系和谐的传统是每个学子都应该做的。让老师的道德榜样充分发挥作用,让青年学子把时间和精力用在学业上,努力学习,不断进步,为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做出贡献,为祖国早日成为现代化国家而奋斗。

五、重视道德教育

汉代大儒董仲舒的正其义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恰是宋代书院义利观的鲜明写照。宋代书院大儒反对读书的目的是为了获取功名,书院的办学目的不是为了科举考试而是为了求道问道。公元1181年在白鹿洞书院讲学时陆九渊就《论语》“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一章阐发了自己的观点:“人之所喻由其所习,所习由其所志。志乎义,则所习者必在于义,所习在义,斯喻于义矣。志乎利,则所习者必在于利,所习在利,斯喻于利矣。故学冶之志不可不辨也。”[5]现在的人们不懂修身道,不明义利观。学生不注重内心道德的修养转而去追名逐利,社会上一部分的人视学习为制造财富的工具,拿学校当成成功路上的踏脚石。这样的人与古人的义利观大相径庭,这难道不是舍本逐末么?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怎样处理好国家、集体和个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值得我们深思。作为教育者要为学生树立正确的义利观。

六、启示

“教育是提高人民综合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石,是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事业。”①

1.借鉴和改良书院的教育体制。书院作为古代的高等教育在我国教育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到了近代,由于清末民初所处时代的社会政治条件需要,五四运动提倡科学和民主,学习新文化反对旧文化等思想的冲击,书院作为封建社会旧文化的高等教育的代表也难以逃脱被推翻和打倒的命运。中国的现代高等教育并没有完全继承中国书院的传统,而更多的是移植了外国现代高等教育的教育体制。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损失。教育制度上的缺失和不完善使得我国现代高等教育教学模式仍然是以班级授课制为主,这就难免使教学呆板僵化并流于形式,通过借鉴宋代书院的会讲和讲会制度以及升堂讲说等方式改善现代的高等教育课堂。借鉴书院的会讲制度,现代高等教育可以在学院内部、学院和学院之间、学校和学校之间进行讲会,我们可以在这些大师辩论时迸溅的火花中得到启迪,在思想的碰撞中受到启发同时也有利于建立起高效、活泼有激情的课堂。

2.加强与外校师生间的学术交流。宋代书院在我国教育的历史上是第一个书院和学术能够互为表里一体协调发展的高等教育机构。书院的主要功能就是为了发展学术思想,这种为了学术而学术的精神值得我们借鉴。让交流成为一种习惯,让学术在交流的过程中迸溅出理性的火花让学术自由的精神和学术创新的精神薪火相传。

3.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目前高校里出现了个别师生关系紧张的现象,学生与老师的关系剑拔弩张。尊师爱生的传统早被抛到了一边。如何继承和发扬书院师生以道相交、教师为人师表、学生尊师重道等优良传统是目前我们共建和谐校园的首要目标。

4.重视道德教育。老师在道德上是学生的风向标,在学术上是学生的指南针,为学生人生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作为教育工作者,要教会学生懂得“义为利本,以义取利”的道理,正确地处理义与利的关系。校园并不是贩卖知识的商店,也不是制造学位的场所,而是探索高深学位的殿堂。

参考文献:

[1]邓洪波.中国书院史[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2:54.

[2]李才栋.中国书院研究[M].南昌:江西高校出版社,2004.

[3]周德昌.简明教育辞典[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2:51-52.

[4]晏富宗.宋代书院师生关系研究[D].南昌:江西师范大学,2006.

[5]田浩,黄梓根.宋代中国的儒家书院[J].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11).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