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易发表网!
网站LOGO

宝王信仰:仡佬族经济社会发展的精神力量

时间:2016-02-14 17:09来源:《学理论·中旬刊》2015004期 作者:吴德盛 万彩霞点击:

摘 要:“宝王”是仡佬族传说中第一个发现和组织开采丹砂的部落首领,后来演绎成了仡佬人心中渴望财源和命运平安的祖先神、行业神和幸运神,明清之际上升至与关公、观音菩萨同样地位的“宝王菩萨”。“宝王菩萨”崇拜是丹砂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仡佬族最为隆重的祭祖活动的重要内容。“宝王菩萨”崇拜不仅对仡佬族经济生活,而且对塑造仡佬质朴、务实、守成的民族性格有着深刻的影响。

关键词:仡佬族;丹砂;信仰;尚红

丹砂又名朱砂,在中国古代极具神秘色彩,从神仙文化、皇权文化到今天的医学文化和红色文化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足迹。传说伏羲老祖发明炼丹技术,并且吃了仙丹后变成了“东方天帝”;嫦娥吃了仙丹后“得道成仙”变成了天上的“月神”等等,中国古人视之为“不死之药”。由于丹砂水银具有可以还原和保鲜尸体的特殊功能,因此成为中国古代巫师开运辟邪、镇宅、压惊、续龙肪、求再生、驱鬼魔镇煞的至宝和历代帝王追求“长生不老”的救命仙丹,甚至延伸到丹红御印、丹红御批、丹红美容等诸多领域,今人经研究发现丹砂用途广泛,药用泡制可以镇惊、解毒、医治口舌疮等,还广泛应用于防辐射、舰艇船舶防腐生物等工业方面。

史载公元前11世纪周武王灭商建立西周万国朝会时,今贵州一带的仡佬族先民濮人首领就入朝进贡丹砂(朱砂),并被封为宝王,这就是仡佬族朱砂神宝王崇拜的源头。濮人首领衍变成了采砂炼汞的行业神,进而上升为与观音菩萨同等级别的“宝王菩萨”崇拜,成为仡佬族人祈求好运和战胜苦难的精神支柱。“宝王菩萨”崇拜不仅对仡佬族生产生活,而且对塑造仡佬质朴、务实、守成民族性格有着深刻的影响。

2006年,开阳县白马镇宝王庙被贵州省人民政府公布为贵州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7年5月29日,“宝王”祭祀被贵州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作为实现中国近现代工业建筑发展的实物见证转型的“资源+产业+城市”共生的“中国汞都·万山国家矿山公园”开始建设。2011年务川自治县委政府科学规划,精心施工,重新在大坪镇龙潭村建立“宝王庙”,塑“宝王菩萨”,恢复宝王府。2012年l1月17日,万山汞矿遗址被正式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一、“宝王”形象诠释

仡佬族是一个知恩必报的民族,每年祭祀活动和节庆日有五十多个。其中最具影响的是“三节”,即每年一度的“祭祖节”,下种时节举办的“敬雀节”,丰收时举行的“吃新节”。其中祭祖活动最为隆重。仡佬族信奉的祖先有蛮王老祖(农神)、竹王(建立夜郎国的民族英雄)、宝王(财神)、狐狸祖婆(正安县石井乡仡佬族冯氏所信奉)、蜘蛛神(贵州凤冈大都乡杨、王、岑、李姓认为蜘蛛曾拯救过祖先性命,故敬之)等。①行业始祖祭祀活动有二十多起,如祭宝王、竹王、药王、制衣鼻祖、造房鼻祖等等。

祭祀宝王菩萨的活动,在个体采矿时期特别盛行。“宝王”信仰,是仡佬人一个集祖先神、行业神,大神与俗神合二为一的独特的一种民族崇拜,是仡佬族民俗文化的重要载体。“宝王”形象从以下三个方面展现仡佬民俗文化特性。

(一)“宝王”代表仡佬族祖先之神

贵州务川仡佬族关于丹砂发现者的传说,起码有三个不同的版本,有说丹砂是无名氏发现的,有说丹砂是拉吉发现的,有说是巫信发现的;丹砂被发现的地点方式说法也不一致,有孤儿锄地滚宝说、青年拾宝说、井涌丹砂说、麻阳人开采示范说。虽然说法不一,但是似乎有地可查,不由你不信。务川被称之为“丹砂古县”并非虚传,史有载记,务川、开阳宝王庙中宝王的装束、服饰,傩仪中宝王面具、巫师祭祀的整个过程和当地仡佬人家香火宝王的灵位摆设,都充分表明仡佬人是把宝王当成家神,当成民族英雄来加以崇拜和祭祀的。

(二)“宝王”代表仡佬族行业之神

宝王庙在务川又常被称为山王庙,宝王菩萨成为开采业的保护神。(務川)“木悠峰,在县西四里。上有水月宫,产硃砂。巖前山,县东北二十里,产硃砂。又东北三十里有长钱山,亦产硃砂,地名板场……有板场坑水银场,税科局盖置于此,成化九年废。又泥塘山,在县南五十里,亦产硃砂。”“宝王”成了仡佬人心中渴望财源和命运平安的神灵,从古至今,仡佬人像崇拜山神一样,崇拜和祭祀宝王。他们认为,山神是掌管山中一切神灵的山中之王,如果在祭礼中不崇拜山神,只崇拜宝王,仍然得不到好运,只敬山神而不敬宝王,要想打岩子发财,是徒劳甚至会遇到灾难。为求财运和平安,以采砂为业的仡佬族人就出资修山王庙,将山王、宝王都请进庙宇,升格为山王神、宝王菩萨,享受世代香火朝拜。过去在务川官学、龙潭、三坑、板场、金鸡山、官坝、木悠等地都建有宝王庙,点香烧纸祭拜。传说务川最大庙宇“金鱼寺”,修建时花水银108筒(每筒2.5公斤),购买材料请能工巧匠修建而成,庙内供奉有宝王菩萨。在务川板场,建有各式大小“西夷庙”,庙里也供有“宝王菩萨”。

(三)“宝王”代表仡佬族幸运之神

采丹砂是一项危险而繁重的工作,成功需要九十九分辛勤外加一分幸运。因此过去个体采丹砂者,无论老板还是矿工,无不对宝王菩萨顶礼膜拜,尊奉为幸运之神,常年烟火大小祭祀不断。采前行小祭,除夕新年与祭祖一样,热闹非凡。过去流行于务川民间故事中也有大量关于朱砂的传说,诸如宝王的传说、麻阳人的传说、“双鹰啄酉阳、屙屎肥板场的传说”、“狗大老倌的故事”、“寻找朱砂窝的故事”。其中流传在务川大坪一带“狗大老倌”转运发财的神话故事,把“宝王”崇拜推向高潮。过去务川大坪镇三坑村小王坝有一个穷人,过年时无钱买猪头祭“宝王”,磨破嘴皮好不容易才向屠夫赊了半边猪头,回家还未拜祭“宝王”,猪头就被屠夫提走,他只好盛了一些汤去拜祭宝王,宝王为他的虔诚感动,化作一个红人指点朱砂所在位置,他终于打到了“发槽子”,发了家,过上了好日子,被矿工们艳羡,美其名曰:“狗大老倌”。这个故事代代相传,采砂人据此相信“宝王”就是保佑他们采砂打“发槽子”的菩萨,他们纷纷在金鸡山、三坑、太坝、木悠山、板场等地修建宝王庙进行拜祭。现保存较完好的务川宝王庙和开阳后马镇宝王庙。务川宝王庙位于三坑村泥子坪组,该庙建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石构建,卷形门,进深2米,面阔1.8米,内有功德碑一通。开阳后马镇宝王庙气势恢宏,保存最大最完好[1]。

二、“宝王”信仰功能

“宝王菩萨”是仡佬人智慧、勤劳的象征,是仡佬人禳灾祈福的心灵依赖。他发现和开采的丹砂具有祛邪、治病、开运、养颜,被古人视为“长生不老”之药。丹砂在给仡佬民族带来财富的同时,更多地带来坎坷的命运。获取丹砂成为他们希望和痛苦的全部。仡佬人将其尊为“王”“神”甚至提升到与观音菩萨同等地位,关键在于丹砂能消灾、救苦救难,改变仡佬族人苦难的命运,因此人们用不同的版本铺陈宝王发现丹砂的神奇过程,到处传扬“宝王菩萨”帮助“狗大老倌”摆脱悲惨命运的故事,已经成为仡佬人抚慰心灵创伤的重要精神力量,同时在现实生活中,丹砂的作用越来越强大。葛洪认为其作用超越黄金白银,他在《抱朴子·仙药》一书中说:“仙药之上者丹砂,次则黄金,次则白银。”[2]《嘉靖思南府志》载:务川当地人们“采砂为业”,①其价值等同于货币可代为抵债完税“砂烧水银,居人指为生计,岁额水银一百六十斤入贡,而民间贸易,往往用之,比于钱钞焉。”①《务川县志》载:“隋大业十年(614),黔中太守田宗显于务川岩峰脚等处开采水银、朱砂,向朝廷纳课水银190.5斤。”[3]就连贵州省的建立,也与丹砂水银价值不无关系。明永乐十一年(1413)一月,革职建办思南,思州田氏宣慰司,借口便是“因争务川砂坑,相互仇杀,不听朝近调处”[3]为名。

新时期“宝王”信仰,已经从过去简单的祈福消灾,上升为对美满幸福生活的全面追求。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人们对丹砂的认识越来越全面,丹砂的神秘面纱已经被人们揭开,人们充分认识到丹砂水银的功能。特别是国家明令禁止个体开采丹砂提炼水银之后,大部分年轻人对宝王祭祀的内涵已经不胜了了。但是宝王崇拜并没有从仡佬人的心中彻底消失,而是以一种尚红的观念存在于人们的潜意识中。尚红并非仡佬族所独有,但其偏爱红色并非驱邪纳吉的单一功能所能概括,已经上升为幸福的一种象征性颜色。而今红色遍布仡佬族衣食住行等生活的各个方面。贵州务川、道真民风习俗喜用丹砂碾制成细粉,然后以油质或胶质调成红色颜料,涂于法器、猎具、建筑等正面,新娘打红伞出嫁。衣着、运动尚红旧唐书“男女椎髻,以绯束之,后垂向下”;仡佬传统体育项目“篾鸡蛋”是五彩绣球。食红:仡佬人认为植物花可食,丹可食,红是食之极品。据说仡佬人食红食丹的嗜好进而发展到食人,这大致是与古獠人獦取人头以食人肉的生殖崇拜习俗有关。陆次云《峒溪纤志》称“(獠人)报仇相杀,必食其肉,披其面而笼之竹,鼓噪而祭,谓可连福。”在洪渡河经流的某些地区,人们至今仍习惯称婚丧嫁娶酒席上所食之饭为“红饭”。如今当地居民对滚团粑、泡粑、酥食儿、麻饼、手工制作的米粉总要将一小部分染成红色,正是“宝王”信仰的心理遗存和尚红情绪的折射。

参考文献:

[1]何先龙.贵阳古建筑奇葩宝王庙[EB/OL].(2014-11-30).http://blog.sina.com.cn/kyhxl.

[2][东晋]葛洪.抱朴子·仙药:第11章[M].北京:中华书局,1985.

[3]贵州省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志编纂委员会.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志[M].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2001.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