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易发表网!
网站LOGO

加强医学生人文素质教育的内在根据

时间:2016-06-29 11:16来源:《学理论·中旬刊》2015012期 作者:李宁点击:

摘 要:医者因肩负救死扶伤之职而被视为一种神圣的职业,而良医因兼具妙手与仁心时常被誉为白衣天使。可见,医疗与良医之于社会、医术与医德之于医师的重要性。然而反观我国当前的医疗队伍,有术无德者众,再研究当前医学生的受教过程,我们发现当前对医学生的培养仍在重复过去重理轻文的老路,人文素质教育在医学院校被不同程度弱化。要加强未来医疗队伍的综合素养,必须从加强当前医学生培养入手,尤其要在重专业培养的同时,不忘加强其人文素养、人文情怀的培养,这不仅是医师特殊的职业需求,同时还是促进医学生自由全面发展的需要,也是对当前医学生重理轻文培养过程的有力纠正。

关键词:医学生;人文素质教育;根据

人文素质是一个人在人文方面所具有的综合品质及发展程度,它体现为一个人人文知识的多寡,人文思想、人文方法及人文情怀的高下。医学生的人文素质,不仅影响其综合素质,同时还影响其职业技能的提升。1988年8月,世界医学教育会议在苏格兰爱丁堡市召开,会上发表了著名的爱丁堡宣言,此文对医师提出了如下要求:“病人理当指望把医师培养成为一个专心的倾听者,仔细的观察者,敏锐的交谈者和有效的临床医师,而不再满足于仅仅治疗某些疾病。”[1]对此,中国在2010年出台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对医学生的培养计划也做出了相应的要求:“树立全面发展观念,努力造就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要启动实施“卓越医师教育培养计划”,卓越医师的培养要求是卓越医师应具有高尚的职业道德,基础扎实,专业突出,实践能力强和富有良好的医学人文精神 [2] 。由此可见,无论是世界还是我国都是非常重视医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的,但当前我国医学生的教育现状却不尽如人意。医学院校重理轻文、重术轻德现象仍然比较突出。加强医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不仅是医师职业的特殊需求,同时还是促进医学生自由全面地发展,以及对当前医学生人文素质教育知行背离现状的极力矫正。

一、特殊的职业需求

医者因肩负救死扶伤之职而被视为一种神圣的职业,而良医因兼具妙手与仁心时常被誉为“白衣天使”,可见其于社会生存与发展的重要性。而医学专业也因其直接承载人类对人体生命的尊重与维护而显得格外神圣。因此,作为21世纪的医学人才,除了要具备一定的医学专业知识和技能之外,对社会、人类的发展、个体人生命意义的关注也同样十分重要。因为,医学不仅仅是医治人生理的学科,同时还是关注人心理和生命意义的学科;而医师职业,也不能仅仅视患者为实现自己职业理想的工具,而应将其作为完整的生命个体帮助其实现幸福的追求。因此,无论是从行业的特殊性,还是从医学专业、医学发展的内在需求上,医学生人文素养的重要性都显而易见。

(一)加强医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是医学专业教育的内在需求

西方正规化、专业化的医学教育起始于欧洲中世纪。在中世纪刚刚产生的大学校园里,医学曾与人文科学、神学、法学一起共同构成了大学知识的版图。以公元十三、十四世纪声名显赫的巴黎大学为例,其整个学校由文学院、法学院、神学院和医学院构成,而每一个学生必须在修完文学院的课程并达到一定水准之后,方能进入专业的医学院或法学院、神学院学习 [3]。可见,在西方的医学专业教育形成之初就带有浓厚的人文色彩,他们让人文的通识教育充斥整个大学教育的初始阶段,使学生在包括哲学在内的人文科学学习中奠定了思辨的理性和良好的思维。可能也正因为这种对人是什么以及人生命意义等哲学问题的追寻,使许多西方早期的医者成长为哲学家。这些现象本身说明,以哲学为代表的人文科学,其本身对培养医学等专业人才的重要意义。

我们如今的大学模式来源于西方,而医学作为大学的一个专业,其设置也大多采用了许多西方的做法。医学发展至今,已成长为比过去更为复杂和多元化的学科。如今现代医学更是提倡不能再视患者为简单的疾病附着体(即工具),而应将患者视为拥有着生物——心理——社会特征的人,即患者不仅是特殊的生物个体,同时还是拥有着各自不同心理特点的社会人。医生不能仅仅只将患者看成是单一的某种疾病载体,而同时应该把患者作为有血有肉的完整的人来研究与治疗,其除了生理,同时还有各自不同的心理特征。因此,医师对患者的救治过程,是一个集医学知识、心理学知识、社会学知识,乃至哲学辩证思维等多方面能力为一体的复杂过程。这一切都对医生的人文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培育未来的医者——医学生,其医学的专业培养必须要放在融合人文精神的大环境里。

(二)加强医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是医学学科特殊性及发展的需要

医学本身就是一门拥有极强人文关怀的学科。其自身的使命即在于研究人体生命的奥秘与对人生命的完整和延续提供帮助。它的研究和工作对象是人,而终极目的也在于人,因此,该学科自身本就带着浓厚的人道主义和人文情结。因而,脱离人文情结的医学是工具理性的体现,它注定会使医学丧失掉其根本的价值取向而日渐衰微。因为,一切忘记根本目的的努力都是短视。因此,医学学科的这一特殊价值标的决定其不能无视人作为完整整体的存在,帮助人、解救人、甚至挽救人的生命的努力,只能从与其他多个学科知识的运用中得以实现。而如今该学科的发展也验证了这点,医学早已不是以一个单一学科的姿态存在,它正与越来越多的相关学科进行交叉发展,从而产生了许多交叉学科,如医学心理学、医学行为学、医学哲学、医学伦理学等等。这一学科建设的新现象本身也说明,人们对该学科发展的深度思考已然更进一步,医学离不开其他人文社科类学科而独立发展。这对医学生的培养就提出了更明确的要求。

(三)加强医学生人文素质教育是医患现状的急切呼吁

唐代孙思邈说过,若“世无良医”,则“枉死者半”。良医本应兼具妙手与仁心,也就是医术与医德,然而当前之中国,医疗队伍中有术无德者或有德无术者皆众。现实社会中,医患关系紧张,医患矛盾突出,甚至医患冲突加剧都是不争的事实。医疗过程中,患者及患者家属骂人、伤人、甚至致医务人员伤残的悲剧也越演越烈。产生这些尴尬现象的背后,自然有患者及家属的素质问题,同时也有我们医务人员的专业素质和道德素质以及对患者有否耐心的问题。良好的沟通和充分的信任下,冲突是可以避免的。因此,提升医师的道德素质以及认真负责的精神是解决医患关系紧张的有效途径。而对医学生的教育中,自然也应包含这一课。

二、促进医学生自由全面发展的需要

加强医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是促进医学生自由而全面地发展的需要。人的本质是什么?人本质的需求又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首次提出了科学的观点。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的本质是自由而全面的发展。马克思说:“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人本身是人的最高本质” [4]9。因此,人的本质在于其自身。由于人的类特性是 “自由自觉的活动” [5]50即劳动、实践活动,正是“当人们开始生产他们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 [4]26可见,劳动和实践作为人的本质活动,其核心就在于人的活动的“自由自觉”性。而对于“自由自觉”性,唯有获得了全面发展了的人方才拥有。因为,只有全面发展了的人,才能真正全面地把握自己,才能“以一种全面的方式,也就是说,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把自己的全面的本质据为己有” [5]77如此看来,人获得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即是人的本质要求,是人神圣不可剥夺的权利。

因此,每个行业的人,都理应拥有自由全面发展的权利,即便我们人类所处的每一个时代都有其局限性,但起码我们应该拥有这种自我“自由自觉”活动或者说发展自身的可能。应然与实然之间的差距,不应该成为阻碍人主观上努力实现自身自由全面发展的堂皇的借口,虽然当下,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全面发展也是困难重重,但努力总是应该有的。因此,即使对于学习医学如此神圣的专业的医学生,也不能只醉心于医学这一门学科,而应是在积淀全面基础知识,甚至学会对人生命最基本的尊重的前提下,去实现所谓“术业有专攻”。这个道理也是适合于任何专业的人的。因此,现在来回望中世纪大学刚刚成立时,医学专业的学生必须首先获得文学院的考核合格方能开始起医学之旅的道理也就是如此。

三、知行背离的现状呼唤

加强医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除了是医师职业的特殊需求,促进医学生自由全面发展的必需之外,同时也是对当前医学生人文素质教育弱化现状的一种有力矫正。这也是强调加强医学生人文素质教育的另一个重要的内在根据。针对当前医学生人文素质教育中存在的问题,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几方面是比较突出的。

首先,认识到位,贯彻落实不到位。当前,关于加强医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将医学生的专业教育渗透到人文素质教育中的呼声已越来越强烈,也已成为国内外医学教育界的共识。我国教育部、卫生部在2012年5月7日印发的《关于实施卓越医生教育培养计划的意见》中也做出了明确的指示,即“强化医学生医德素养和临床实践能力的培养”以及“培养医学生关爱病人、尊重生命的职业操守和解决临床实际问题的能力”,可见,医学生的人文素质教育已获得了国家的明确关注,但具体到各医学院校则出现了认识到位,贯彻不到位的现象。许多医学院校的管理层认识到了现代医学人才需要具备包括人文素质在内的全面素质,但却在实际工作中不重视人文类课程的发展,使医学专业院校的人文素质教育边缘化严重。一些医学院校的管理层因自身来自医学学科背景而在内心漠视人文类学科的重要性,从而使学校的人文素质教育长期地被忽视,使人文类学科乃至从教人员的工作长期得不到认可与尊重。

其次,教师队伍缺乏应有的人文素养。医学院校教师队伍中,一些医学专业教师自身仍然持有“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的传统狭隘思想,而他们在与学生的交往过程中其自身的思想(包括对重理轻文等)也会感染到学生,从而使医学生们也轻视人文课程,导致学校人文素质教育难见实效。一些医学院校人文课教师队伍内部也缺乏一定的专业性。以思想政治类课程的执教队伍为例,当前许多高校的政治类专业教师队伍人数不够,因此聘请在校的其他教师甚至行政人员作为兼职教师从事教学,这样便难以成就一支专业化的执教队伍。这一现象的出现,既反映了一些学校文科师资力量的薄弱,同时也反映了学校对人文课学科性的否定。这样的现象恰巧表明了我们过去医学专业学生培育中人文素质培育的缺失。此外,医学院校往往以医学专业为主,因此,医学专业氛围浓厚,这种大环境也使一部分人文类教师受重理轻文思想同化,自身也学科信心不足、干劲不够,这也是导致当前医学院校人文素质教育效果差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再次,医学生对人文素质教育的漠视。学生是社会的产物。医学生是人文素质教育的受教主体。任何一种教育,当受教主体自身都不重视的时候,不管如何提高教学水平,效果都难以理想。医学生对人文素质教育的漠视是导致当前人文素质教育效果不佳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这种漠视除了有上述医学专业教师的一定影响之外,同时更是社会功利化价值取向的一个折射。医学生对专业课的看重,有兴趣的原因,但也有些带有功利主义的色彩。医学专业成绩的高下和专业技能的高低毫无疑问是决定一名医学生未来求职好坏的重要考量,这是社会对一名专业学生的评价,但未来职场乃至社会大众将会越来越看重医师的综合能力。

参考文献:

[1] 李艳芬,马兆明.医学素质教育与人才全面发展[J].中国卫生质量管理,2003(2).

[2]中国网[EB/OL].[2015-02-23].http://www.china.com.cn/pol

icy/txt/2010-03/01/content_19492625_3.htm.

[3]白融,白虹.中世纪医学教育与经院哲学——兼论医学生人文精神培育的内涵[J].医学与哲学,2014(3).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版权声明
(责任编辑:论文发表老师)

qq咨询
论文投稿咨询
发表论文咨询
QQ客服